Wednesday, December 29, 2010

太兴奋了

阿布,

听说你正在旅行途中。今天我发现一本很神奇的书,叫做《与神对话》(Conversations with God)。你也知道,每次遇到神神叨叨的书,我是一定要找你讨论的。这其中的观点是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呢。我还在阅读中,但是很多警句都让我兴奋不已,不过下面这段话尤其解我这段时间以来的困扰。

“没有一件事其本身是痛苦的。痛苦是错误思想的结果。它是思维里的一个谬误。

一位大师能令最严重的痛苦消失。以这方式,大师也得以治愈。

痛苦来自你对一件事的批判。去掉批判,痛苦便消失了。

批判往往建立在先前的经验上。你对一个东西的想法,出自对那东西的一个先前的想法。你先前的想法是更早一个想法的结果——而那想法又来自更早的一个,如此类推,象建材一样,直到你回溯到我所谓第一个思维的镜厅。

所有的思维都是具创造性的,但没有任何一个思维比原始思维(original thought)更强大有力。那就是为什么它有时也被称为原罪(original sin)之故。

原罪就是当你对一件事的第一个思维出了错时,这个错也将随着你产生了第二个或第三个思维而更变本加厉。圣灵的工作就是启发你新的了解,使你能由你的错误中解放出来。

我先把它记到这里,等你回来再讨论。

Tuesday, December 28, 2010

看了小v推荐的《女少年》

秋微真的不美,不过小说写的真好。目前在我心目中女作家排行榜上仅次于严歌苓和“杜拉拉”。

Monday, December 27, 2010

就在这个地方吧

自从msn space关闭之后,就有种流离失所的感觉。虽然space关闭前安排了新的博客寄主。虽然有开心,也有新浪围脖。还是觉得那个既隐私又公开的老巢被人端了,叫人心慌。

博客有种“安慰剂”的效果。《飘》里面有这么一个情节,思佳和瑞德新婚一始,在新奥尔良蜜月期间,思佳因为有一回晚饭吃的过饱,半夜里居然做起在战争期间挨饿时常常做的恶梦,因而哭醒。醒来发现白瑞德正趴在那里看她,然后思佳坐在瑞德怀里,看着瑞德胸口浓密的寒毛,断断续续的讲述她梦里的可怕场景以及那时候挨饿的可怕回忆,瑞德始终耐心地听她讲述,不时笑着说她的担心是胡说八道,于是思佳的恐惧就渐渐消失了。

当然如果现实里能有个“白瑞德”那就不用博客了。不过生活不是这么进行的。那个愿意耐心听你把零零散散不成段落的恐惧慢慢讲述出来而不加评论,或者让你毫不拘谨的把没有加工过的内心恐惧表述出来后拍着你的背给你安慰的人,是老天赐给你的祝福。大多数时候因为怕人耻笑或者不耐烦,我们都不敢讲出来,久而久之,有些人患上了表达焦虑症,或者失语症,或者报喜不报忧症。所以博客是这么个地方,幸福的人一般只post照片而不写字,而有话要说的人,可以安心在这里涂涂画画,不管有没有人看,至少说出来了,而且不用担心被评论,或者被打断。所以博客是另外一个祝福。

Top 5 movies at the box office

National Geographic POD

NASA Image of the Day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