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7, 2010

就在这个地方吧

自从msn space关闭之后,就有种流离失所的感觉。虽然space关闭前安排了新的博客寄主。虽然有开心,也有新浪围脖。还是觉得那个既隐私又公开的老巢被人端了,叫人心慌。

博客有种“安慰剂”的效果。《飘》里面有这么一个情节,思佳和瑞德新婚一始,在新奥尔良蜜月期间,思佳因为有一回晚饭吃的过饱,半夜里居然做起在战争期间挨饿时常常做的恶梦,因而哭醒。醒来发现白瑞德正趴在那里看她,然后思佳坐在瑞德怀里,看着瑞德胸口浓密的寒毛,断断续续的讲述她梦里的可怕场景以及那时候挨饿的可怕回忆,瑞德始终耐心地听她讲述,不时笑着说她的担心是胡说八道,于是思佳的恐惧就渐渐消失了。

当然如果现实里能有个“白瑞德”那就不用博客了。不过生活不是这么进行的。那个愿意耐心听你把零零散散不成段落的恐惧慢慢讲述出来而不加评论,或者让你毫不拘谨的把没有加工过的内心恐惧表述出来后拍着你的背给你安慰的人,是老天赐给你的祝福。大多数时候因为怕人耻笑或者不耐烦,我们都不敢讲出来,久而久之,有些人患上了表达焦虑症,或者失语症,或者报喜不报忧症。所以博客是这么个地方,幸福的人一般只post照片而不写字,而有话要说的人,可以安心在这里涂涂画画,不管有没有人看,至少说出来了,而且不用担心被评论,或者被打断。所以博客是另外一个祝福。

No comments:

Top 5 movies at the box office

National Geographic POD

NASA Image of the Day

Followers